滚动公告:

案例传真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政法文化 > 案例传真

幸运的六位担保人

作者:市委政法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29 来源:蜀山区检察院

好心担保惹官司  

  “我买一张去美国旧金山的机票。” 

  “吴先生,您不能购买机票,因为你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外出不能乘坐飞机。” 

  20159月,在合肥做生意的吴先生准备远赴美国参加女儿大学毕业典礼,当他在航空公司购买机票时,被售票员告知,已无乘坐飞机的资格。他百思不得其解,自己从未与法院打过交道,何时成为“老赖”,被禁止一切“高消费”?正在苦思冥想其中原因时,他的一位在机关工作的老朋友李默克打来电话,称自己惹上了经济官司,不胜其烦。 

  李默克在安徽省某县地税局任职,20121212,一位叫谢娟的朋友找到他,请求李默克为其借款提供担保。出借人为刘鲜梅,借款人为谢娟本人。李默克碍于朋友情面,为其作了担保。但签字时,李发现借款数额一栏为空白,见状,问其原因。谢娟解释说,具体数字等贷到款后再填,到办理贷款手续时,你还需签字。听完,李默克也没再多问。事后,李默克多次电话询问谢娟贷款一事,谢娟均说未贷到款。 

  没等到贷款结果,20131115,李默克却收到了法院传票。原来,出借人刘鲜梅诉至法院,要求谢娟偿还50万元借款及利息,李默克承担担保责任。李默克遂电话质问谢娟诉讼一事。这时,谢娟安慰李默克不要担心,并以保证解除李默克的担保责任为名,骗取李默克出具授权委托书。 

  随后,谢娟在刘鲜梅未向法院提供任何转款凭证的情况下,承认借款属实,而且谢娟代表李默克表示愿意承担担保责任。如此一来,双方在法院达成调解协议,谢娟偿还债务,李默克承担担保责任。而蒙在鼓中的李默克当天未出庭应诉。 

  判决生效后,刘鲜梅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因为谢娟无财产可执行,法院查封了李默克的工资及房产。20144月,法院执查封李默克房产时,李默克才知晓法院调解情况。李默克需承担连带清偿。同年1112,李默克找到谢娟,告知将通过法律手段控告其诈骗。担心李默克报案,当日谢娟向李默克出具一份“说明”,承认刘鲜梅借款未实际支付,授权委托书也系自己骗取的。 

求助检方讨公道 

  听了上述李默克的介绍,王先生恍然大悟,因为他和李默克有着同样遭遇。他也曾为谢娟和刘鲜梅之间的借款提供过50万元担保。见案情复杂,仅依靠二人之力难以解决。二人相约来到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,向民行科检察官寻求帮助,并向检察机关提供了另一案件当事人佐光军的证明材料。 

  佐光军系刘鲜梅、谢娟另一借款合同的担保人,该笔借款与李默克担保的借款系同一日发生。佐光军证实,20121212日晚,佐光军在一份空白借条担保人一栏中签字,承担担保责任,后谢娟一直说该笔贷款没有贷到,直到李默克收到法院传票,佐光军才知道谢娟欺骗了他。但佐光军也未能独善其身,2014318,刘鲜梅一纸诉状将谢娟、佐光军诉至法院,要求谢娟偿还借款,佐光军承担担保责任。佐光军吸取李默克未出庭应诉的教训,委托代理人出庭应诉。开庭时,佐光军提出抗辩,称刘鲜梅不能提供银行转帐凭证以证明资金走向,也不能提供资金来源,从而不能证明借款实际发生。不久,刘鲜梅撤诉。 

六案齐抗获改判 

  在了解上述情况后,办案人员调取了法院的诉讼文书,发现以刘鲜梅为原告、谢娟为被告的民间借贷案件在法院有8件,其中有担保人的7件,担保人分别为王现代(王先生)、陈高平、吴功成、李默克、谢火明(谢娟弟弟)、韦专良、佐光军,7件中只有佐光军一案撤诉,4件调解结案,2件判决结案。法院承办法官就刘鲜梅与谢娟、佐光军、韦传宝、谢火明借款来源作了一份询问笔录。询问笔录中,刘鲜梅称借出的全部是现金,是其从张生、葛得红等人手中转借或者其他方式获取的。承办人分析后,发现七件案件有三共同特点,一是借款均没有转款凭证,刘鲜梅均诉称是现金结付,共计437万元;二是借款时间密集,七次借款时间均在2012121220121224之间;三是谢娟在刘鲜梅无转款凭证的情况下,仍认可借款事实。在深入研判后,承办人认为本案涉嫌虚假诉讼,于20151013依法受理此案。案件审查过程中,王现代、韦专良申请检察机关监督法院撤销判决,追究刘鲜梅、谢娟法律责任。 

  后来承办检察官又得知,本案执行期间,因谢娟无财产可供执行,法院已查封多名担保人房产,准备拍卖偿还欠款。见此情况,承办检察官建议法院暂缓执行,等待案件事实彻底查清。 

  鉴于本案涉及多名受害人,案情重大,在合肥市检察院支持下,成立市区院联合专案组。 

  为了进一步掌握涉案资金状况,专案组耗时近一个月依法调取了当事人61个银行帐户明细,以及与其密切联系的11家企业信息,通过分析研判,专案组发现6件案件涉嫌虚假诉讼可能性较大,专案组分别询问了涉案担保人王现代、陈高平、吴功成等人(谢火明无法联系),得到的证言均与专案组推断相符。仅推断是不行的,还需正面接触当事人才能查明事实真相。为此,专案组在公安机关及兄弟检察院配合下,将长期“失踪”的当事人谢娟找到。20151125,经过近10个小时的谈话,谢娟终于承认其与刘鲜梅并无实际债权债务。后又得到新的证据,刘鲜梅也向法院陈述没有自己实际支付。承办人据此认为,王现代、陈高平、吴功成、李默克、韦专良等5件虚假诉讼导致的民事判决、调解书也应是没有法律效力,于是20151221向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书。法院收到再审检察建议后,未采纳检察建议。 

  见此情况,蜀山区检察院立即着手提请市院抗诉。此时,本案被告谢娟也主动协助检察机关找到担保人谢火明。通过审查,谢火明作为担保人的民间借贷案也属于虚假诉讼。20 168月,蜀山区检察院向合肥市检察院提请抗诉,抗诉案件数也从当初5件变成共6件。随后,2016111,合肥市检察院以上述6案系虚假诉讼,生效的的民事判决及调解所认定的的担保人应承担的连带清偿责任,适用法律错误为由,向提出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抗诉。20161124,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指令原审法院再审,中止原调解书的执行。 

  2017814,原审法院对六件抗诉案件作出判决,驳回刘鲜梅要求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的诉讼请求。 (以上人物均化名) 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(黄河、赵云霞) 

    

    

    

分享到: 0

无障碍阅读
版权所有:合肥长安网 © 2014  中共合肥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
技术支持 : 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:皖ICP备18019597号